阅读123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一切从寻秦记开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投石
    一丝亮光照入幽暗的秘道中,驱散了黑暗。

    齐雨右手持剑,右足踏前阶,左足踏后阶,身体微微前弓,浑身上下进入既松弛又紧绷的戒备状态,随时准备着前进或后撤,左手将翻盖掀开一条缝。

    出口外有光,这意味着出口通往的是灯火通明的室内。

    齐雨心下微凛,没有轻举妄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确定出口外没有声音传出,这才大着胆子将翻盖掀开。

    没有遇到猜想中的袭击,齐雨迅速地从出口钻出,并且将翻盖合上。

    扫视了一圈四周,发现这是一间并不算很大的房间,房间内陈设单调,除了一排书架,就是一方案几,和几个软垫。

    其中一个软垫的下方,正是秘道的出口。

    房间的门合着,外面应该还有其他的房间。

    齐雨又谨慎地看了一眼房梁,也是空无一人。

    仍旧没见到黑衣密探的踪迹。

    齐雨心下正自不解,放轻脚步,走到房门处贴着门倾听,隔壁的房间传来了声音--

    粗重而压抑的喘息声,一听就知道外面的人在做什么好事儿。

    齐雨抹了把冷汗,心想外面这俩货该不会就是魏王和龙阳君吧?

    自己都追了黑衣密探一路了,敢情这两位还没办完事儿呢?

    不过转念一想,齐雨心下倒是轻松了不少,这说明到目前为止,黑衣密探同样也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自己身处的这间房间既然无人,这么说黑衣密探应该就在隔壁。

    这位仁兄该不会正在欣赏“大戏”吧?

    齐雨顿时心生佩服,不愧是专业的密探,什么都敢看,也不怕看瞎了他的狗眼。

    那么自己要不要出去呢?

    想到这里,齐雨踌躇了起来,外面两人在办事儿的时候,应该是最疏于防备的时候,等他们办完了事儿,神志恢复了清醒,只怕自己就没法儿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隔壁了。

    黑夜密探此刻多半就藏在隔壁,如果自己不过去,就抓不住他,等他探听到情报,随时都可以离开,自己也不会知道他何时离开!

    但这种情况下潜入隔壁,多半要欣赏到辣眼睛的好戏,这也太蛋疼了吧!

    齐雨犹豫了片刻,理智终于战胜了情绪上的强烈不适,决定先把门打开一条缝,看看隔壁的情况再说。

    手刚按在门环上,齐雨忽地感到一阵心悸!

    脑后随之传来一阵极细微的破空声!

    有人袭击!

    齐雨惊出了一阵冷汗,立时反应了过来,迅速地往旁边挪开一步,扭头看去的同时举剑在前。

    房间内依旧空无一人。

    “啪嗒!”

    地上传来一声轻响,齐雨低头一看,是一粒小石子,正落在房门之前。

    方才的破空声,是这枚小石子?

    房间内无人,是从上面扔来的!

    齐雨连忙抬头看向房顶,只见方才还空无一人的房梁上,正坐着一人,不是自己追了一路的黑衣密探又是谁!

    黑衣密探曲着腿,倚靠在墙壁上,手中一上一下地抛接着石子。

    齐雨恍然大悟,房梁是通的,这黑衣密探刚才肯定在隔壁的房梁上,听到自己来的动静,这才从房梁钻入这个房间。

    只是这黑衣密探既然有背后偷袭的机会,为何只是向他扔石子呢?

    这种敌对的情形下,扔个暗器bǐ shǒu什么的不是才正常吗?

    齐雨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石子,持剑戒备着上方。

    此人投石的行为,完全与袭击没有关系,更像是在提醒自己,他来了!

    黑衣密探却没有再将手里的石子扔出,而是伸手指了指地上的石子。

    齐雨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自己把这小石头捡起来,免得留下破绽给魏王察觉有人来过这间屋子。

    虽然明知如此,但齐雨还是瞪大了眼睛,心里异常别扭,一边戒备着上方,一边不情不愿地迅速俯身捡起地上的石子。

    齐雨刚将石子扣在手中,便用出从蒙骜处学得的发射飞刀的方法,向黑衣密探一把掷去。

    齐雨没有扔飞刀,那是回报黑衣密探方才扔石子的行为,既然他没有趁人之危,自己便也先以石子回敬!

    “啪!”

    飞石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直线,向黑衣密探激射而去,却被黑衣密探从容接住。

    细微的动静,都被隔壁激烈的声音盖住了,没有人发现他们在这里的较劲。

    发出石子后,齐雨的手中,已经扣起了一枚飞刀,随时准备发出!

    但他却没有轻举妄动,只因两人若是真的全力动手,魏王和龙阳君就算再怎么不清醒,也会察觉到动静!

    在齐雨警惕的瞪视下,黑衣密探却好似优哉游哉,怡然将两枚小石子收入怀中,宣告着投石游戏的结束,然后冲着齐雨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上来。

    什么情况?

    邀请自己上房梁决战吗?

    齐雨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黑衣密探,不为所动。

    于是黑衣密探收回手,似是有些无奈,然后竟在齐雨愕然的瞪视中,一把扯下了蒙在脸上的面巾,露出了真容!

    这是一张有些眼熟的脸。

    此人面白无须,相貌普通,长得一点儿也不出彩,但也并不难看,是那种普通到掉在人群里,找都找不出来的类型。

    唯一有些显眼的,是此人的鼻子上,有一粒很大很明显的黑痣,看上去就像是有一只苍蝇停在了那里,让人印象深刻。

    齐雨很确定自己穿越以来从没见过这张脸,但却莫名地感到脸熟。

    黑衣密探露出真容后,对着齐雨翻了个白眼,又冲他勾了勾手,满脸不耐烦,让他赶快上来。

    这表情,好似和自己是熟人一样!

    莫非是“齐雨”从前认识的人?

    齐雨忽然之间恍然大悟,从记忆中搜寻到了这张脸!

    边东山!

    这人竟是师父曹秋道门下的首席大弟子,自己的大师兄边东山!

    所以自己追了半天,根本就不是在追什么神秘势力的密探,而是在追自己人?

    心情大起大落下,齐雨顿时有些蒙圈了,他这时终于明白过来了,在寻秦记的世界里,除了xiū liàn过锻体诀,掌握腾挪跳跃之术的边东山,哪里还有人会轻功了?

    方才齐雨在追他的时候,就觉得很是奇怪,没想到这世上除了他还有人会轻功,但却没有想到此人就是边东山,因为此人不仅跟踪龙阳君,也曾在车底出手袭击自己,自己在先入为主地认定此人是敌人的前提下,还以为这是一个原著中没有提到过的神秘高手,确实也没想到这个人会是边东山。

    但现在想想,什么神秘高手,压根不存在的!

    在车底时,大师兄之所以对自己动手,多半是许久不见,有考教的意图在里面。

    那两片花瓣,不必提,自然也是大师兄怕自己跟丢,给自己留下的线索!

    想到这里,齐雨连忙收起飞刀和飞星剑,飞身上了房梁,冲着边东山讪讪一笑,无声地拱手向自己的大师兄拜见。

    齐雨心中很是佩服,自己一路给边东山耍的团团转,而他却游刃有余,在被自己追赶的时候,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引了过来。

    方才在车底的较量,边东山只怕也没出全力。

    只是不知,这次偶遇边东山,他是在做什么任务?

    看他对魏王宫的机关暗道如此熟悉,只怕也不是第一趟来了!

    边东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指了指隔壁的方向,又点了点耳朵,让他留心听动静。

    原来不知何时,隔壁的动静已经停了下来。

    若有若无的说话声隐约传来--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