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2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始皇圣剑 > 第三百七十二回 独战群雄
    杨湛虽也觉得太虚观三清这无为剑阵密不透风,但若要破它却也并非无迹可寻,因为在刚才十数回合的交锋中,他分明察觉出这无为剑阵已然露出几处破绽。只是杨湛先前与三清说好,双方此番交手乃是比试,并非生死对决,如此杨湛便也希望能尽览这号称天下第一剑阵的无为剑阵。

    群雄见杨湛被太虚观三清的无为剑阵困住无法脱身,便都纷纷赞佩起太虚观的高超武功来,只有亲自对决过此阵的元宗谅看了场上情形才暗叹破魔刀法之无双绝伦。

    “元庄主何以见得杨湛胜券在握?”妙笔生问道。

    “三清剑阵固然精妙绝伦,但阵中的杨湛从一开始就游刃有余,可见这无为剑阵并不能完全克制破魔刀法。而杨湛前番出招多似防御招数,待他全数使出攻击招式来,三清定要难以为继。”元宗谅略略说道。

    对比场上杨湛从容应对无为剑阵之态,元宗谅不禁回想起自己当日西台困于此阵之中的窘迫情景,便暗叹自愧不如起来。

    但场上形势却并未向元宗谅所想的那样发展,因为赵承宗见杨湛与太虚观三清势均力敌的对阵着,便暗下示意群雄趁机攻击杨湛。群雄亦见杨湛难得被困,皆是蜂拥而上,原本一场公平对决顿时变成了一片混战。

    花玲珑见状忧心不已,元宗谅和静思亦打算加入阵中帮杨湛退去这群无赖之敌。但不待他们出手,太虚观三清却当即齐齐撤去剑阵退了下来。失去无为剑阵的xiàn zhì,杨湛顿时拳脚大展,那一干江湖人士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杨湛只挥刀寥寥数招,便将打头的一片人马悉数削翻在地。

    群雄见太虚观三清收手,自知无法再敌对杨湛,在见得冲在最前面的侠士横尸眼前后,便纷纷怯步起来。赵承宗亦知无太虚观三清的无为剑阵相助是难以对付杨湛的,便一边喝退众人一边又故作责难道:“三清为何不与群雄齐心协力zhì fú这恶贼?”

    “我师兄弟三人以无为剑阵和杨湛一决高下,乃是要一了先师遗愿,可这些人却不守江湖规矩要进来搅局,那就等他们搅和够了再说吧。”玉虚真人不免气愤道。

    赵承宗知道三清意思,便转而忿忿说道:“杨湛在此连毙十数人性命,当前最重要的乃是令其伏诛,道长又何须跟他讲什么江湖规矩?”

    太虚观三清却并不赞同此看法,只坚持自己无为剑阵和杨湛公平对决。赵承宗却正色道:“今日大家来此是为捉拿杨湛,不是来和他比试武功高低的。此人自恃破魔刀法天下无敌,已先后在此连番死伤武林数十人,若三清还坚持单干,大家最后只会被他逐一击破。”

    赵承宗的话虽然有些牵强,但却道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大家一个一个的和杨湛打下来后,便已有郭元刚、叶惊风、了空禅师和马平戎等人重伤,若再以此方式斗下去,只怕全场豪杰都要被杨湛悉数毙命。

    三清已是再审视横尸现场的十数侠士,遂开始犹豫起来。赵承宗却不待他们多想,便号令群雄围剿杨湛。而在己方力量大为削弱之下,赵承宗必须牵头统领群雄开战,自然也不再顾忌是否会向了尘方丈暴露了武功。

    杨湛早知会有这一刻,便喝阻住群雄道:“今日此战无法避免,但有一事我须在交手前向诸位交代清楚,如此,不管你我谁生谁死都不糊涂。”

    赵承宗自然不愿杨湛多讲,群雄亦不愿多听,但杨湛却向了尘方丈说道:“方才我一共向叶惊风、马平戎及湘西二老等人使用破魔刀法的武功,其人身上伤口俱在,大师不妨将其与了障禅师及其他剑门遇害之人的情况进行比对。另外,叶惊风刚才以雁阵刀伤及郭元刚,亦可将之比对。”

    杨湛说罢,却不待了尘方丈表态,便横刀向着赵承宗等人飞驰而去。赵承宗亦觉得杨湛来势汹汹,遂遥遥御起大悲手相抗起来。

    杨湛知道背后陷害自己之人就是赵承宗,亦听莫逆说这赵承宗就是当年侍郎案故意引来金使的贼首,却哪能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便见杨湛弗一过去就大开大合的挥洒起破魔刀法来,而其中盛怒相激之下,其人又几度游离于入魔境界之旁。破魔刀法愈是趋近入魔状态,其威力就愈加奔放张狂,杨湛此番出手,却不知比平日发招要强大出多少来。

    赵承宗自恃内力深厚,便悉数以大悲手招式来招架杨湛的攻势,而群雄亦从四面八方伺机围杀过来,此种情景着实让花玲珑等人看的心惊胆战。

    但杨湛却无这么多顾虑,反而在趋于入魔之境下,他俨然化身强悍无比的恶魔,手中那柄鬼眼狂刀更是如有魔性一般时时嗜血。只十余回合下来,合围的群雄已被杀退大半,而赵承宗亦抗衡不得,双掌早已被鬼眼狂刀发出的狂霸刀锋削开了几道口子来。

    在场群雄见得杨湛刀法竟然如此霸道诡异,实在远超先前所见,便个个心中胆寒起来。赵承宗亦知杨湛极难对付,便又趁混战之机呼喊太虚观三清和了尘方丈入阵。

    杨湛前番濒于入魔之境,着实如恶魔降临,其情其景却正与当年横扫武林的狂刀老祖颇为神似,如此,亲眼目睹过狂刀老祖血洗太虚观的三清怎能不恨?而一番短短激战下来,场上更添百十条人命,一众少林高僧又岂能再坐视此地血流成河?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尘方丈悲痛道。

    三清亦是喝令杨湛住手,但杀红了眼的杨湛哪里听得进。便就算他听进去停手了,那四面八方围杀上来的侠士也是不会住手的,此刻场上谁生谁死,全凭个人造化。

    见杨湛毫无罢休之意,太虚观三清和了尘方丈只得到加入混战中来,其他高僧见方丈出马也纷纷跟进。场上群雄见此状况皆大受鼓舞,便就是先前受伤的叶惊风和郭元刚也尾随而至。杨湛顿时就被淹没在人山人海之中了。

    花玲珑见如此多高手合击杨湛,自是再也按捺不住,奈何妙笔生一再以羽扇之功阻挠,如此她也跨不出半步去。静思亦见不得杨湛一人独战武林中最顶尖的高手,便也打算前去相助,但元宗谅却见不得静思只身犯险,便从背后偷偷点住了她的穴道。如此,静思便就再有心也上前不得了。

    却见阵中太虚观三清以无为剑阵围住杨湛,赵承宗便隔着剑阵对杨湛倾泻出二十四路大悲手来,而少林高僧则各以本门高深武功穿插与三清的剑阵内外,再加上郭元刚和叶惊风等人的从旁协助,群雄一方的攻势果然威力无穷。杨湛困在阵中疲于应对,一番力战后便要渐渐落于下风了。

    花玲珑和静思只见着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中时而喷出一片片的鲜血,时而又飞一段段的起残肢断臂,阵中的杨湛还好吗?下一刻他还能支撑的住吗?想到这里她们便再也忍不住的留出泪来。

    阵中杨湛的处境的确不好,任何人同时面对十二名江湖一等一的高手都会吃不消,杨湛虽然打退群雄十几次的致命截杀,但自己也屡屡受伤犯险。若再这样一味的恶战下去,只怕自己一身血气最终都要被消耗殆尽了。

    如果说杨湛的处境不好,那么群雄的处境就只能是更差了。场上群雄虽有太虚观三清的无为剑阵牵制杨湛,但破魔刀法实在凶狠非常,但凡破绽出处,鬼眼狂刀的刀锋便如长了眼睛般的即刻自动觅来。一番混战后,少林一众高僧皆法袍染血,赵承宗等人亦浑身横添伤口,而其他武功稍弱者更是死伤无数。

    严复己见杨湛和群雄杀的难分难解,又见武林侠士不断倒下,便对群雄拿住杨湛再无什么信心了。就在他行将向军队发号施令时,谭慎却忽然阻拦住了他。

    “阵中武林侠士甚多,严将军切不可让军士放箭,否则将要伤及无辜。”谭慎急道。

    谭慎不过一介江湖武夫,严复己哪里会听他的?谭慎见严复己执意妄为,便拉住他故意高声喊道:“杨湛已入魔境,难以对付,若能控制那名同来的女子,就不怕他不会束手就擒。”

    此言一出,严复己才恍然过来,这确实是活捉杨湛最有效的办法。而wài wéi群雄一听谭慎此言,便纷纷要转而去挟持花玲珑了。妙笔生大急,杨湛亦急而分心,但最急的却是赵承宗。18